环球网评:两层悲惨剧下的美国“无法呼吸”

环球网评:两层悲惨剧下的美国“无法呼吸”
200多年来标榜自在、民主、人权的美国,现在被火与怒笼罩。5月25日,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差人暴力法律导致非裔男人弗洛伊德窒息逝世,由此引发的对立示威在全美敏捷延伸,多地继续大规模骚乱,暴力抵触愈演愈烈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美国现在是全球疫情最严峻的国家,到6月3日,累计确诊病例超越180万,逝世病例超越10万,疫情防控局势仍然杂乱严峻。弗洛伊德的枉死,再次揭开美国种族歧视的脓疤,与政府抗疫不力交错发酵,怨声载道。  种族歧视是这部“美式灾难片”的前史和实际布景。黑人遭受暴力法律和不公待遇在美国并不罕见。2014年,纽约一名非裔男人加纳被差人勒死,引发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的对立警方暴力运动。1992年,因法庭宣判4名殴伤黑人的白人差人无罪导致洛杉矶骚乱。1968年,黑人运动首领马丁·路德·金遇刺引发全美骚乱。这些仅仅是美国社会种族问题的缩影,而抗疫中的种族歧视,愈加酣畅淋漓地表现了美国著名全球的“双标”。计算显现,全美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非裔占22.4%,显着高于其人口占比的12.5%。据芝加哥市政府计算,虽然非裔不到全市人口三分之一,该市却有超越一半的确诊病例以及72%的新冠相关逝世病例对错裔。经济收入不均和医疗资源享受的不相等,使少量族裔在疫情侵袭面前分外软弱。  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是这部灾难片的故事主线。曩昔30年间,美国最底层50%的家庭财富净增加根本为零,2018年贫富差距创50年来新高,最富有的10%家庭占有美国悉数家庭净资产的近75%。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,更是扼住了美国的经济命脉,国内需求和实体经济下滑难以反转,股市屡次熔断,经济增加堕入阻滞,阶级分化更为明显。据报道,弗洛伊德被捕前处于赋闲状况,警方拘捕他的理由是所谓运用20美元假钞消费,荒诞备至。疫情之下,很多个“弗洛伊德”在不相等的社会制度下如刀俎鱼肉,在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美国缝隙中求生存,演出一出又一出人世悲惨剧。  政治操弄是这部灾难片的“潜规则”。发生在总统大选年的弗洛伊德事情天然成为政党博弈的战场。特朗普6月1日在白宫宣布说话,责备一些州和地方政府没能采纳举动维护居民,并称各州和各城市如不马上采纳举动止暴制乱,将直接布置美军解决问题。“特朗普之心,路人皆知”。其言辞有意鼓动支撑者集体,投合白人铁杆选民意向,为其竞选连任增加“带血”的政治筹码。继“病毒政治化”后,特朗普又一次发挥自己的惯用手段,前者以公民的生命健康为价值转嫁职责,后者则以公民的相等权利为价值交换支撑。可悲的是,很多被疫情夺走生命的美国患者和站在游行示威部队中的美国民众,在“最美的风景线”中,被压在膝下,无法呼吸。  57年前,马丁·路德·金“我有一个愿望”的呼吁仍然萦绕在世人耳畔,而今日,对立种族歧视的示威者却面对疫情和逝世的要挟。愿望有多夸姣,实际就有多严酷。两层悲惨剧下的美国政府应当及早觉悟,只要联合协作才是抗击疫情的人世正道,只要生来相等才是抚平种族疮痕的对症良药,中止政治操弄,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。(晓鹿)